金牌月嫂 眼里有活

  • 2020-09-14
  • 来源: 广州日报
  • 分享到
  • -

转存图片

月子会所的3楼育婴室家属和外人均不能进入,宋丽荣和其他育婴师一起在这里料理新生宝宝。

转存图片

宋丽荣娴熟地抱着刚出生没几天的宝宝。

转存图片

宋丽荣正在和宝宝做早教游戏。

转存图片

宋丽荣在给小婴儿洗澡。

转存图片

宋丽荣教产妇做产褥操,帮助其盆底肌修复。

转存图片

西门口地铁站,宋丽荣和女儿一起搭地铁回家。

  早上8:30,广州人民中路一家月子会所的育婴室里,一台台医用新生儿车床排起了队。车里的宝宝们有的仍在甜梦中咂巴着小嘴,有的手脚并用伸着懒腰,憨态可掬。他们正在等待着新一天的第一项活动——洗澡。

  一个宝宝等得不耐烦了,从车床中发出嘤嘤的哭声。“哎呀,你怎么啦?你几点钟吃的呀?我看看——”育婴师宋丽荣拿起宝宝车床下置物架上的生活手册,“4点钟吃的。小家伙是饿了呀,哭声都不一样了。好了好了,阿姨很快就会给你洗好了。”入行3年,让宋丽荣“修炼”了“婴语八级”:“饿的时候会哭得很急切,哭一会儿停一会儿地循环,小嘴还会找来找去的。”洗澡时,饿了的宝宝又开始烦躁,宋丽荣让他趴在自己的前臂上,轻柔地给他洗背。“宝宝脱光了衣服会很没有安全感,趴着会让他们有安全感一些。”她解释。

  来自江西的宋丽荣现在还不满32岁,但经她手抱过的宝宝“有一两千个了”。用她自己的话说,“这一行的阿姨们,大部分是因为家里有难处,经济负担比较大,缺少职业技能。”

  宋丽荣入行背后也有故事。高中毕业后,她在一家卖防盗器的公司做文员,朝九晚五、周末双休。3年多前,女儿出生。因为种种原因,宋丽荣成了一名单亲妈妈。“做文员,长期做下去也是那个工资,我想找一个高薪一些的职业,给女儿更好的环境。”于是,她做了个让身边亲友诧异的决定:做一名育婴师,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月嫂”。

  “他们说,这份工作这么辛苦,不能照顾自己的孩子,大部分时间要去照顾别人的孩子,就像仆人一样。”宋丽荣说,入行前自己心里也纠结过,一方面,这行确实从业门槛低,大部分从业人员文化水平、社会地位也都比较低,但另一方面,当时刚生完孩子的她,深刻体会到市场对月嫂的需求之大。她看准了这一行的发展前景,在28岁这年半路出家,“职业没有贵贱之分,而且这一行各方面会越来越完善。”

  3年来,宋丽荣参加了一系列培训,不断提升技能,考取了育婴师资格证、妇婴护理证书、急救证书、催乳师,现在是一名高级育婴师……在广州市的技能大赛中获得一等奖后,9月初她代表广州市参加2020年“南粤家政”服务业职业技能竞赛暨全国家政服务业职业技能竞赛广东选拔赛中,又获得了母婴护理员技能竞赛二等奖,成为一名“金牌月嫂”。

  转行后乘风破浪,宋丽荣顺利以职业技能人才身份落户广州。现在她的工作一个班次是12小时,如果是一对一服务,还要24小时在会所里,直到客人出会所回家。女儿由外婆带着,但是她不希望女儿做留守儿童,虽然会让自己“月光”,也要把两婆孙接到广州来住,但未来读民办小学的费用已无力负担。“所以为了我女儿能读公立学校,我拼命想办法。”宋丽荣用个不易让人察觉的动作擦了擦眼角,“还好我做到了。”

  这么拼的另一个原因,是她希望给女儿一个榜样。她带女儿到过月子会所,工作闲时也会和女儿视频,“我告诉她,这里有很多新生宝宝,不会自己喝奶,不会自己上厕所,所以妈妈要照顾他们。在视频看到宝宝在睡觉时,我女儿会说:‘嘘!妈妈小声点!’我相信,她是理解妈妈的工作的,希望以后长大也是一样吧。”

  现在,当有人问起宋丽荣的职业时,她会说自己是一名“育婴师”,遇到对方不明白,她会补充“就是月嫂”。“很多人觉得我和传统月嫂不太一样,我想除了我比较年轻之外,我的观念会趋向于主流的育儿方式。”她说。年龄和宝妈相仿,观念更科学,也让她和许多出了月子的宝妈们成了朋友。上周比赛之前,一个她照顾过的宝妈给她算好了“幸运色”,叮嘱她比赛当天一定要穿那个颜色的衣物。

  宋丽荣目前正在进修康复治疗技术,同时正备考育婴师考评员。她说,这是一份让她感受到快乐的工作,看着新生宝宝们一天天长大,自己时常有一种“母爱泛滥”的感觉,甚至有时候休几天假,都开始怀念新生宝宝软绵绵的“手感”。对于自己的未来,宋丽荣也有清楚的规划。她相信,凭着自己的双手,定能为自己和家人在广州这座充满机遇和活力的城市挣得更广阔的天地。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相关新闻
xxfseo.com